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:没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感受

原标题: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自称心生魔障已辞职 教育难题如何破解?

近日,河南一小学老师的“辞职信”刷屏了。

写信的是一名小学四年级班主任,此前,这位老师把学生在校默写古诗的成绩和照片发到了家长群里,引发了部分家长的不满。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:没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感受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

老师在信中说,“没有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的感受及自尊,给个别家长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。家长早上声称要我去登门道歉,如若不然就把我告到西平县教体局。我很惶恐,深感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,不能胜任四年级班主任的工作,故申请辞去。”而在信的最后,这位老师又进一步表示,自己已经心生魔障,不适合再在校园里和孩子们在一起。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:没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感受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:没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感受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:没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感受

成绩发群家长不满

网友评论

支持方

赵留安:这个世界,最不应该被苛责的是老师,最不应该被娇惯的是孩子。小错就管,才能大错不犯。让老师管孩子,才是对孩子最大的负责和保护……

半度:对待孩子,有时候打也是一种爱的表达方式,80后的学生哪个没挨过父母的打骂,老师的罚?我经常被罚扎马步,但是我依然孝敬父母,尊重老师,你懂得他们的爱你就明白自己的不足,你就会努力做好自己,当爱已成往事的时候,你会感觉孤独!

成群:老师吵孩子罚孩子不可怕,可怕的是老师对孩子不管不问。

wjyth:若不是我已经选择了这份职业,如果让我现在重选,我肯定不会再当老师了!当然我确实喜欢老师这个职业,可是这些种种可怕现象,真的会让初出茅庐的我们对这个职业感到惶恐不安,甚至害怕接触这个职业!

今朝:这些家长自己一方面想要特殊待遇特殊关照,塞卡拖关系请客,自己打破规矩,另一方面又大肆宣扬老师吃拿要,都是别人的错,从不自己照照镜子。补课情况,是现行教育下的畸形产物,人人都想抢跑,人人都不甘落后,也不是一个两个老师的错,教育发展中造就的。

L:此刻,看到如此新闻,心里不由得一震,也该深思深思,坚守着这个职业,希望和未来到底在哪里?都说孩子的成长离不开家庭、学校和老师三方面相结合,可没有了信任,只剩下了苦苦相逼,最终害了谁?!

反对方

黑夜:现在都奔钱了。讲啥课,都补课了各种名义收钱,办补习班。

馨馨:现在补习班增加了家长太大的压力。孩子的作业家长检查签字,请问老师干嘛呢?你看着你的学生交上去,全是对号的作业,你知道你的学生哪里没学好,没掌握好吗?为了让老师不放弃自己的孩子,家长给老师送礼请吃饭已是正常现象。

来去自如:现在老师被家长无法理解,其实老师也是替个别背的锅,俗话说,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,就是个别人把老师形象毁了。

天道酬勤:现在教育好像都成家长的事了,那还要老师干啥?白拿工资吗?如果在课堂上把知识都教会,多辅导差生,还需要辅导班吗?为自己班级办辅导班的老师,你扪心自问一下,到底目的何在?

延伸阅读:

“爱夸人”的金老师,为少数民族农村学生“领舞”

新华社兰州5月31日电

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张玉洁

不同于农村孩子脸上常见的羞涩,在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小金湾民族学校,东乡族孩子们的脸上满是自信和阳光。是什么让他们形成这样的精神面貌?

“跳舞很快乐,就像妈妈回来抱住我那样”

踮起脚尖,胖乎乎的身体轻盈前移,小手似鱼尾般摆动。马昌明带着他最喜欢的这个舞蹈动作,登上了上海、香港等地的舞台。

12岁的马昌明是小金湾民族学校五年级的学生。父母长年在广州打工,他和3个弟弟妹妹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小小年纪的他不仅要管自己的学习,还得操持家务。

小金湾东乡族乡是少数民族移民乡。1998年,原本生活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的部分少数民族迁居至此,在戈壁扎下根来。由于教育底子薄,起初学校辍学率高、升学率低,不守纪律的孩子不在少数。

马昌明也曾常常被老师批评,但一次意外收获的表扬让他信心大增。

他读三年级时,有一次跟着同学去学跳舞。“别人都学过,而我是第一次跳。金老师竟然夸我跳得标准,并让我给大家做示范。”马昌明说,“第一次被人夸的感觉真的很好,像吃了甜甜的蜜。”

这个爱夸人的金老师,是甘肃省酒泉市小白杨舞蹈学校校长金淑梅。2013年,她成为中国舞蹈家协会发起的“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”志愿者。此后,她和她的志愿者团队在酒泉市80所学校推行舞蹈教育,3万余名学生因此受益。

对马昌明来说,学舞蹈打开了他曾经紧闭的心扉。曾受冷遇的他有机会站在第一排为全班同学领舞。上海、香港……这些原先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城市,也留下了他的舞姿。

“跳舞的时候很快乐,就像妈妈抱住我一般。”马昌明说,“金老师是鼓励我最多的人。”

丰富的登台经历让内向、讷言的马昌明变得“明亮”起来,学习也不断进步。“上次数学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二!我要好好学习,长大当个舞蹈家!”他说。

专挑“差学生”的舞蹈老师

“哪些学生让你印象深刻?”问起这个问题,金淑梅一口气能说上十几个名字。

这些孩子大多来自玉门市移民乡镇。而这里离金淑梅的家有一百多公里。5年多来,她每月都会来这里好几趟。

怎样给没有舞蹈基础的农村孩子教舞?一开始,金淑梅想了个“怪办法”:把全校最调皮的孩子召集起来,先从他们入手。

金淑梅说,这些孩子学习不好,生活习惯也不好,常常被人看不起。“他们大多家庭不幸,从小缺少管教。要把他们身上的闪光点放大,让他们觉得‘我是金老师心中的好孩子’。”

她对学生悉心教导,不遗余力地夸奖……有人说,金淑梅把赏识教育做到了极致。

为了让孩子领会舞蹈的快乐,年逾五十的金淑梅身体力行,不停为孩子们做示范。有时,一个动作要重复几十遍。课上课下,她也会将儿时艰难的求学经历讲给孩子们,希望以此激励他们进取。

一段时间过去,金淑梅的“甜言蜜语”融化了“淘气包”们的心。他们拿着家里的苹果、油饼往她手里塞。

与此同时,学校也把课间操换成了集体舞。在艺术教育普遍缺乏的农村,舞蹈成了每个孩子都能参与的“美的教育”。

如今,农村学校的舞蹈教育模式正在酒泉市推广开来。200多名舞蹈零基础的文化课老师,在金淑梅的带领下成了舞蹈志愿者。

扶贫要“扶智”,也要“扶志”

如何让少数民族学生一个都不掉队?在民族学校推行艺术教育不失为一条新路。

金淑梅说,5年多来,她多次走访农村孩子的家庭发现,“最大的问题不是贫困,而是观念落后。不少家长觉得读书没用,不如让孩子出去打工挣快钱。”

舞蹈教育把农村学子带到舞台上、聚光灯下。孩子们看到了远方的世界,开始期待与父辈不一样的人生。

小金湾民族学校校长魏旺正说,学校以“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”为契机,开办了兴趣组、少年宫,艺术教育与学校教育不断融合推进。学生规模从2013年的800人发展到现在的1500多人,辍学率从15%下降到不足1%。“艺术教育唤醒了学生积极的心态。学生快乐了,老师幸福了,家长满意了。”

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说,金淑梅带领的志愿者团队给农村孩子带来了春风化雨式的教育,变化实实在在地发生在学生和家长身上。“这不仅是简单给孩子教会舞蹈动作,更是改变他们的内心和观念,改变他们对世界的看法。”

对金淑梅来说,把优质的艺术教育资源带到农村仍是她的心愿。“我是一个舞蹈教育工作者,应当在基层找到自己的价值,为脱贫攻坚做贡献。

06-04 11:35:39  杭州网    

1 2

【版权提示】今日关注(wlool.com)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及本站用户上传,不可用于商业传播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任何版权问题,烦请发邮件至:2787395815@qq.com,我们将24小时内进行处理。:今日关注 » 成绩发群家长不满 老师:没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感受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